学习任正非先生的说服艺术

学习
学习

 Claude Monet,The Pink Skiff


人与人之间的沟通,一大作用就是说服对方,让对方接受自己的观点。但这点又非常难做到,经常可以听到抱怨他人的冥顽不化。

 

而只要一开始指责,说服工作就宣告失败,责怪他人,逻辑再顺,三观再正,对被责怪的人来说,也几乎不起作用,甚至只会起反作用,他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与面子,更不会退让与改变。

 

当你想说服一个人时,避免指责,不只是一个策略问题,更是一个核心技术,你得认真寻找到对方的优点。这点,任正非先生有完美的示范。

 

从有限的资料来判断,任正非先生在企业内部管理上,风格是严厉的,被他批评可能并不好受。在企业管理上,这没有问题,企业就是变形的君主制度,老板说了算,尤其是任正非这样有声望有威信,钱又给得多的老板,员工被批评了只能改正,也比较乐意改正。

 

但在对外谈判中,对方又相当强大,严厉指责就是错误的。任正非最近的对手是特朗普,他在采访中对特朗普的评价却很高:我认为特朗普是伟大的总统,是因为他把税降下来了,这在一个民主国家是极其艰难的事情。欧洲为什么形成了福利社会?税太重了,拼命努力工作,大多数钱都缴税了,不如少干一点,在大街上喝两杯咖啡,为什么要去干活呢?税减下来以后是有利于产业发展的。

 

降税确实非常难,你只要办过一间小小的公司,就会知道,税的轻重,是生死攸关的事,利润就那么一点,加税,没钱赚,公司可能就得关门,降税,能够活下去,再小的公司都能提供几个就业机会,维持几个家庭的生计。美国开始降税,迫使全世界其他国家也得跟着降税,不然就要失去竞争力,这等于造福全球的企业。称赞特朗普这点,是适当的。特朗普又那么爱面子,喜欢自吹自擂,任正非先生真诚的夸奖会不会影响他?会的。

 

始终给对手一个台阶下,相信对方能够改变,这是说服的艺术。任正非先生的这次示范(他在不同的采访中反复强调过特朗普降税的意义),值得记住,并在自己的沟通中使用,你未必有机会劝说美国总统,但是你的对手可能比美国总统更难退让,美国总统有更大利益时,或者一意孤行成本过大,可能瞬间会改变,但是你的家人,你的长辈,可能就会跟你死磕到底。

 

几天前,一位老朋友在评论区写下了完美说服的例子:

 

“我爸曾经把‘穷开心穷开心,因为我穷所以我开心’挂在嘴边,我在听过n遍之后有一次好奇而温和的问他:‘您真觉得开心是因为穷吗?我倒觉得是因为您遇事想得开看的透才开心的呢,因为我们经历过为钱发愁的事情啊,一点都不开心。’

 

老爸虽然没吭声,我知道老爸接受了我的说法,因为从那以后我没再听老爸说过这句让我感觉自相矛盾的话了。

 

所以老爸的确是看的开想的透呢。”

 

这次关键性说服,技术比任正非先生还高明。仔细观察,在生活中有不少沟通高手,批评都有本事以赞美的形式出现,但又真诚且真实,绝不是廉价的马屁。我们应该努力掌握这个技术。如果我们爱一个人(比如自己的父亲),如果我们爱自己的观念,认为它是正确的,对人有益的,那么,我们在说服一个人之前,应当相信他人能够改变,这样能够放弃恶意的、攻击性的、羞辱性的反效果沟通。

 

沟通的内核是事实与逻辑,但前提还真是爱与温暖。


推荐:选择工作的六种价值观

上文:套路最没用,关于写作的建议

标签
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