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幻短篇《地球上的最后一个夜晚》

诺亚舟学习机
诺亚舟学习机

作者:严已人

全文约5000字


一 

 

“地球上的最后一个世纪”,科学家这样介绍道:没有阳光,没有黑暗,天地回到最混沌的初期。

 

睡眠舱里,茉莉醒来了。

 

她有一把乌黑的头发,在台灯下,更显娇美。她的五官秀丽,不顶精致,却是使人过目不忘的美。她从睡眠舱,到世纪馆,需要五十分钟。从她醒来,操作变化,一切都显得熟悉。

 

这一天并不平凡,成为新世界人的第二个阶段,她即将拥有参观庞贝城的通行证。那里的自然人掌握的血脉,是,血脉这个词是她从书上读到的,她不明白为什么不能单纯地称为“血液”,但这是一句反复经过科学推论的定语:自然人的血脉,能造就诺亚方舟。

 

正如最开始所说,这是地球最后一个世纪,但并不是新世界人的最后世纪,这是他们的开始。

 

睡眠舱外,茉莉坐上驾驶席,她需要操作屏幕,输入程序编码。

 

很快,蓝色的屏幕跳出了一行小字:茉莉,你进入了作为新世纪人的第二个阶段,庞贝城是你的下个到达地点。确定请输入启动编码。

 

茉莉的手指在屏幕上跳跃,四周开始震动,驾驶席朝着远处的世纪馆进发。那里有与她一样,刚进入第二阶段的新世界人。

 

茉莉对进一步的阶段,并不期待。她觉得,庞贝城里的自然人,只是一些用来学习的试验样品。

 

他们已经不配被称之为人。

 

 

 

驾驶舱到达了世纪馆,那里是进入庞贝城的中转站。

 

茉莉踏入馆内,千百条光滑的运输线布满眼前。这是世纪馆所有的信息容量。

 

与她一样,一个个俊美的新世纪人从各自的驾驶舱走下来。他们面前停顿了一个蓝色的盒子。

 

“打开。”上面写着。茉莉开启盒子,这蓝色,使她想起了01的眼睛。

 

盒子里跳跃出一排编码,茉莉知道如何解答。此后,随着运输线,一直到达庞贝城的入口。

 

“欢迎你们,第二阶段的新世纪人。我是你们的教授,你可以称我为02.”

 

02的头发是海藻的红色,与他们一样俊美。他的皮肤比陶瓷更白。

 

进入庞拜城前,02会向他们解释一切守则,还有对于自然人的客观资料。即使在第一阶段已经学习过了。茉莉回忆起第一阶段的教授内容:

 

三百年前,前社会(他们称自然人统治的社会为前社会)爆发了一场流行疾病。使百分之三十的人口在五年内灭绝。剩下的人虽然存活,但是他们的基因在混乱中遭到破坏。使前社会的自然人无法自然生育。为了延续血脉,最早先的一批科学家成立了新世界科学院,用试管培养新世界人。新世界人在身体机能成熟后,便会走出试管。从而拥有三个阶段的活动年龄。新世界人不会老,也不会死,只有等储存体内的基因程序自然失效,化成新能量去供给运输线,维持新社会的运营。

 

 

 

“那自然人完全消失了吗?”茉莉回忆起第一阶段的自己向01发问。

 

02在讲台上看着满脸雀跃的第二阶段新世界人。它是一个教授程序,但也有情绪的表达。台下的茉莉知道,这是欣喜的意思,02回答道:“在第一阶段的时候,你们或许对前社会的历史存有疑问,自然人完全消失了吗?“02停顿了一下,他掌握着知识,总要卖弄一番,台下鸦雀无声,02自问自答:“自然人并没有消失,剩下的他们被隔离在庞贝城里。那是特地为他们建造的一座城。自然因为基因脆弱,需要阳光生活。但正如我们所知,太阳在一百年前,已经不再发亮了。所以我们为存活下来的自然人特殊供能。”

 

茉莉对它的回答并不感兴趣,实际上,她已经知道答案。在第一阶段最后周期,茉莉进入资料库,阅读自然人的全部历史。正因为她的试管与别的新世界人有轻微的不同,茉莉是作为“智者”去培养的,所以新世界的管理者使与她一样的“智者”,有更广泛的权利。

 

新世界人共有三个分化组类,组类1是“管理”,负责维护新世界的所有秩序。组类2是“智者”,负责参与诺亚方舟的研究。组类3是“生者”,负责产生新的新世界人。组类4是“秩序”,这是新世界人数量最多的分化,属于支撑制度的服从者。

 

茉莉作为“智者”,对来自其他组类的新世界人,毫无兴趣。

 

庞拜的城门打开了,茉莉知道先是会见到一片沙漠。她随着其他新世界人一同进入城门。

 

“我听说自然人各个都像植物园里枯萎的木株,”其中一个自然人说道。茉莉看向她,是一个与她一样有着黑色头发的新世纪人。

 

 

 

他们朝里面进发,茉莉看到第一个奇妙的景象。

 

她从前并不知什么是“奇妙”,她的面前,如她所料,是一片巨大的沙漠。但上面站立了几株不在试管里的树木。不知为何,沙漠里的树会带给她如此奇妙的观感。

 

或许整个城建立在一个大型试管里面。茉莉尝试用自己的知识去解释眼前见到的一切。过一会,她会随着智者分队的组长,前往自然人生活的村落。

 

组长找到了茉莉,“可能你会有些失望。”他用一把试探的声音向茉莉道歉道。此时她的面前有一个恍惚的人影,茉莉以为是一盏老的高脚台灯。

 

“不,那个是自然人。”方才的黑头发新世纪人叫道。其余的新世纪人顺着她的眼光望去,只见一个满脸都是皱纹的自然人坐在一棵树下。自然人见到新世界人从城门走进来,眼里冒出了兴奋的火花。新世界人俊美,年轻的面庞与年老衰弱的自然人行成了强烈的对比。

 

“她能听懂我们的话吗?”一个新世纪人捡起地上的木枝想要去试探坐在树下的自然人,自然人的嘴角慢慢撇下来,垂下了头。她感到沮丧,或者不快,或者认为自己被当作动物观赏。

 

茉莉在远处,观察了其他新世界人如何走近,如何捉弄自然人的整个过程。直到02过来,引导新世界人离开。

 

“你们不应该触碰庞拜城的任何一样事物。”02教训道。

 

自然人依然坐在树下,茉莉随着组长经过之时,茉莉问向组长:“自然人有语言吗?”

 

正当组长准备回应,茉莉听见旁边响起一把沙哑的声音。那声音比机器坏掉的吱吱声更为沙哑,无法知悉是何种语言,仔细听,茉莉分辨出她的说话:庞贝城,近火山。他们乘着方舟去,留下我们守难关。

 

 

 

这里的日光逝去了,调节成晚上的黑暗。

 

庞贝城的深处是亮起火光的民居。茉莉从前只在试验里用过火,却从来未运用过火。茉莉认为火比起电光,太不稳定了,不明白为什么自然人用它来照明。

 

“为什么不能一直用日光照明,反正太阳也是假的。”茉莉问道。

 

她的组长回答:“为了照顾自然人的生理需求。”

 

“所以他们需要照明,又不需要照明?”

 

“是的,这就是我们要克服的缺陷。所以新世界人的基因更为强大。”

 

“他们的血脉可以造就诺亚方舟,是因为里面有启动特殊的燃料吗?我以为自然人并没有任何优胜之处。”茉莉发表了对自然人的评论。她心里确实这样想的。而且她只屑与自己同等阶级的新世界人讨论科学。组长看向她,不予任何回应。

 

他们走近了其中一栋民居,茉莉听见了一连带奇怪的声响,她感到刺耳,甚至心烦。那是一种类近青蛙失控的声响,不,那是人的哭声。但又比正常的人更为尖锐。

 

“那是什么?”茉莉疑惑道。

 

组长没有敲门,而是直接推开民居外的木门,茉莉在身后,望向里面站着一连两个新世界人。

 

有一个与她相近的女性,有一个与组长一样是男性,但他看上去更年长。茉莉学习过自然人的年龄,屋里的男性应该在四十周岁左右,而女性揣测在三十周岁。他们手上环抱着一个只有手臂大的自然人,莫非那也是人?

 

茉莉努力回想这个阶段的名称,只听见男性的自然人渴求地向组长说道:“把我的孩子带走吧。他需要活着。”

 


 

组长为他们测量了体温,也为婴儿测量了体温。

 

门打开以后,手臂上的自然人没有再继续哭声。那个女性的自然人眼静一直注视着茉莉,茉莉觉得不自在,甚至认为自己被冒犯了。

 

“他们的样本采集完成了吗?”茉莉毫无顾忌地问道。

 

组长没有回应,从带来的箱子里,拿出一个玻璃管子,为了抽取血液样本。

 

女性自然人依然看着茉莉,茉莉把眼光转了过去,整个屋子里,只有她一个人说话的声音:“他们的血液有何特殊,这些基因组序不是三百年前就收集妥当了吗?为什么新世界还要允许自然人活着?他们死后,既不能供能,也没有更新价值。”

 

“因为我们是人。”女人回答道。茉莉才发现,她的声音与自己很像,但却更低沉。

 

她重新理解了一遍女人的话,正如她所说,自然人只是被淘汰掉的一派。他们不能被称之为人。

 

“你们不过是活在罐子里的蛆虫而已,只是样本。”茉莉善意地纠正,她以为自己的善意在为自然人带来新的知识。这对他们来说是罕见的。

 

女人笑了,茉莉看向她的脸,那张皱纹深沉的脸被灯火照得更加凄凉。

 

组长正专心为男性自然人采集样本,在此之前,需要为他注射麻醉,所以男性自然人听不见任何的说话。

 

“如果阿陈醒来,他会告诉你,谁才是罐子里的蛆虫。”女人的笑声使茉莉感受到恐惧,她经历了未尝有过的情绪波伏。甚至频临不受控,她看向组长,发现他灯火下的眼睛边上,竟有与自然人同样的眼纹。

 

 

 

这是判断自然人的重要证据,茉莉如是想到。

 

新世界没有白天与黑夜,整个社会生活被能量围绕在体系里。然而体系正濒临崩塌,地球不再有资源能支撑新世界的秩序。

 

世纪馆的最高层,置放着新世界最重要的成果- 诺亚方舟。

 

智者与管理层从二十年前开始,就着力建造诺亚方舟。茉莉的组长杰克作为智者成员之一,也协助了研发与造就。

 

秩序阶层的新世纪人,接收到命令,日夜兼程地运输材料,提供能源。诺亚方舟里存储的能量,几乎都来自秩序阶层的牺牲。他们被造就出来,就是为了供能。

 

杰克走访过生产新世界人的培养院,大大小小的试管里,有不同的胚胎。

 

生产智者与生者的试管是不同的,都是独立培育,且需时一年。而生产秩序的试管,让细胞不断分裂,分裂,再分裂。除了一个试管可以生产二十到三十个秩序,他们的培育时长往往只有短短的一个月,而活动周期只有两个阶段,也就是说,在完成第二阶段的工作,踏入第三阶段时,便是以自身消耗投进诺亚方舟作为能量储备。而如果不是为了造就诺亚方舟,原本的秩序也是单独培育,后来为了能源效益,才被重新改造。

 

至于管理者,他们并不隶属试管培育,他们是自然人。

 

 

 

茉莉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危机,认为组长背叛了新世界。

 

她回到沉默,不发一言。如若组长是自然人,那么她方才所有的言语都是毫无意义的。何况目前她被自然人簇拥,要逃脱极其困难。不,为什么困难。他们不过是自然人而已,与新世界人相比,不具备任何能力。

 

“庞贝将化为乌有。”组长说道。但不是对着自己,而是向着坐在一旁的自然人女性。

 

“这不是可料倒的吗?”女人笑了,继续说道:“这在很久之前就是注定的事,我们走不了,”她停顿了一下,看向怀里的婴儿,说道:“至少不是全部的我们。”

 

“你不想试试吗?”组长抬起头,方才打了麻醉的阿陈正准备苏醒,他的眼皮慢慢地抬起来,仿佛想挣扎出一个很深的水底。他沉下去很久了。

 

茉莉听着他们的对话,才恍然明白到,这里没被当作人的其实是自己。

 

“我想知道我们来的目的是什么,如果已经达成的话,我需要尽快离开。”茉莉说道。她的语气像胜券在握,毫不畏惧。

 

“庞贝的事会重演,地球上所有的火山会爆发。一切回归起点。”组长说道,随后嘴角挂起了一抹似然非然的微笑:“这也是他们为什么非要取名庞贝吧。”

 

没有人继续讨论,茉莉站起身,义正言辞地重复道:“如若你拒绝离去,那我会向管理层报告你的作为。进入庞贝城的第一准则便是,不能与自然人有说话。这违背了我们的制度。”茉莉准备抢过组长面前的试管,却被制止。孩子哭了起来。

 

“这是新世界的最后一日。”组长说道,那声音不断在茉莉耳边回响。

 

 

 

诺亚方舟外,聚集的新世界人在欢呼。

 

他们为自己贡献出来的世界十分满意,每一个秩序化为能量前,嘴上都挂着满足的微笑。

 

智者与生者,还有社会里大部分的秩序聚集在世纪馆的最顶层,他们的的诺亚方舟即将出发。

 

茉莉在人潮里,看见了组长,他环抱着一个婴儿走上诺亚方舟。管理层们在新世界其他公民到来前,已经乘坐上方舟。

下面的人们雀跃地欢笑着,其中有几个留意到组长手上的婴儿,细微地议论,那是什么动物的样品。

“也许是猴子,或者狐狸,或者狗,他们被包裹起来只有那么大。”其中一个甜美的新世界女生说道。她认为自己的猜测十分在理。

 

茉莉感觉到背脊有一丝冰凉,在群声起哄之间,她感受到那夜在庞贝城,听见女人说:“因为我们是人”的话,那是什么意思,他们为什么如此自大。自然人的基因不过因为有缺陷所以被淘汰,被灭绝。

 

那婴儿是什么?

 

茉莉感受到身旁涌来了一阵风,耳边的欢呼声越来越闹热。

 

诺亚方舟正缓缓地启动,脱离地面。无数光管围绕的运输线如同蓝色星星的轨迹,却被升起的诺亚方舟冲破,不断有玻璃破碎的声音。

 

此时,门外有个新世界人跑了进来,他上气不接下气,吼叫声在群众的欢呼声里被埋没。

 

他在说什么?茉莉想知道,她逆着人潮迎向进来的男人,终于听见他的话:“火山爆发了,庞贝城毁灭了。我们也要毁灭了。”“毁灭”不断地重复。茉莉此时转身看向背后的诺亚方舟,已经储蓄待发,朝着太空奔进。而下面聚集的新世界人开始恐慌,她听见此起彼伏的挣扎声。

 

广播里机械式的02重复道:

 

“诺亚方舟只是在做飞行试验,完成后便会来接载剩下的新世界人。”

 

有的人相信了,有的人望着天上,那越升越高,直到只剩一星点的诺亚方舟,消失在天边。身后火山的岩石摧毁了防线,向着人潮烧来。


推荐